2012年底,我因为一件女巫帽大衣被大家认识,那款卖了几千件的大衣是我自立门户的第一桶金,也累积了最早的一批客户,发出的每件大衣上都缝着米色棉织带印着“阐述”两个字的标,挂着米色印着“阐述”两个字的吊牌,是我最早开始使用“阐述”这个自命名品牌的证据。

 
     
 

与此同时,我委托一家名叫“环x知识产权公司”代理注册“阐述”品牌,初次询问,对方表示要注册商标必须先设计好品牌LOGO,这个陷阱从这里开始。

2013年初,我带着设计好的“阐述”LOGO跟对方签订了代理注册“阐述”商标的合同,殊不知对方在支开我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偷偷抢注了本该属于我的“阐述”。

我对此毫不知情,由于商标注册是个漫长的耗时过程,各种流程从提交申请到最终结果动辄就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大半年过去,对方告诉我“阐述”商标被驳回,因为有人在我去设计LOGO的时间里抢先注册了,我对此开始产生怀疑,问对方是不是认识抢注“阐述”商标的人,对方一口否定坚持称自己不认识,并再三安抚我,说我有优先使用这个商标的证明,她去帮我提交异议,驳回那个人的申请,我进退两难,只好又花了大半年时间等“环x知识产权公司”帮我去申请商标异议,事后有专业人士告诉我,商标异议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只是这种知识产权公司多赚钱的手段。

被“环x知识产权公司”套住的这两年多时间里, 我们搬进写字楼的一间100平米的办公室,有了小团队,一年半后又搬进同栋写字楼的800平米的办公室,团队逐渐壮大,“阐述”已小有名气。

 
   
 

我想这是他们处心积虑拖住我两年多的原因,“阐述”的壮大,他们喜闻乐见,“阐述”被我做的越大,日后他们能开的卖价越高。

2016年,这场蛰伏了三年的阴谋开始浮出水面,淘宝站内弹出阐述商标侵权的投诉信息,各种我们使用到“阐述”两个字的平台纷纷发来警告,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将品牌全面切换成已申请注册的“SYU SYU HAN”,此刻在电脑另一头偷走”阐述“并算计好售价的人一定是大写的懵B,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我已经做好了Plan B。

 
   
 

​就在被各种投诉的当天,收到来自环x知识产权公司的消息,问我想不想买回阐述这个商标权,约我见面“聊聊”。

“呵呵,你不是不认识抢注“阐述”商标的人吗?不过就是两个字而已,你拿走,离开了我,这两个字一文不值”。我很潇洒的这么回复对方。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因为被诬陷“商标侵权”问题,我们被工商,市监轮番排查,虽然我们早已为切换品牌做好各种对策,但是心理上受的打击,持续加班身体上受的折磨让团队士气大减,我接受各种询问盘查写各种材料,委屈愤怒觉得世界不公的情绪都来不及表达就被忙碌吞没,当时全靠一股不可以被打败的毅力强撑,全公司的女生三天三夜,把500多w的货从仓库一箱箱搬出来,然后坐在地上一件件拆开剪标,剪完再一件件叠好,搬回仓库,我站在仓库门口很久,看着一个个纤细柔弱用尽全力的背影,通宵达旦明亮的仓库灯光,默默发誓,一定要带着新品牌SYU SYU HAN登上四大时装周,凯旋归来,这是我做为设计师的斗志和决心,也是反击人渣最华丽的手段。​

 
   
 

2016年7月底,像热血电影里才有的主角命运大反转,正面临品牌切换危机的我收到了纽约时装周的邀请函,而此时距离邀请函上标明9月12号走秀时间只剩下一个多月,除了时间上的紧迫,我还得尽快调整心态,接下来的一个月,工作室出现一个两极分化极其幽默的场景,一边设计制作着秀场华服,皮革,丝绸,薄纱,飘逸,隆重……SYUSYUHAN这个新生儿正踌躇着要惊艳亮相,一边其他同事狼狈的为品牌切换工作收尾,告别“阐述”,迫不得已必须尽快处理掉的剪标货品清仓让我们失去了很多一直支持我们的老客户,当年“阐述”给过所有客户一个承诺——我们所有的衣服保值两年不打折!这次的剪标清仓狠狠打了我自己的脸,虽然三天清仓很多客户疯狂抢购,但是我知道,清仓之后品牌价值不再,客户会看不起你!

​接下来的大半年,我为品牌切换,付出了比买回“阐述”高出很多倍的代价,清仓之后失去很多忠实客户,新品牌被质疑不被接受,我知道我果断切换品牌的这个决定,并不是一个聪明商人的决定,商人永远以利益为重,失去”阐述“两个字在未来将损失多少销售额无法预测,但这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在我看清真相的那一天我就决定任性的这样做,做为一名设计师一名创业者,我甘愿付未来的销售额去反击这些钻法律漏洞的人渣,违背职业操守的人渣,可能我仍保有一颗赤子之心,世界在我眼里除了销售额还该有正义,服装设计师是我从小向往的美好职业,用审美做美好的衣服,我不能屈膝在这种阴暗龌蹉的手段下。

 
          
  2016年9月12号晚上8点,SYU SYU HAN初次亮相纽约时装周,发布第一个系列“Who am I”,经历了这一切,我站上纽约时装周的T台,更有底气告诉世界我是谁,也更加坚定品牌目标为独立思考,坚强的女性做好看的衣服。T台华服,灯光闪耀。此刻,谁能想到我们的团队还在狼狈的清仓发货,被不明真相的客户抱怨声淹没,公司正面临着几百万的损失,品牌切换让销售一蹶不振,当时的一念之差就能让结局两重天,稍微消极退缩一点都可能垂头丧气地关门大吉,但也能像此刻一样凤凰涅槃。​  
   
 

秀完,我从台后踏上洁白的T台,走到白色T台中间的那一刻,聚光灯笼罩,我屏住呼吸享受这种感觉,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划过一路怎样从电商走上纽约时装周,全场的掌声,大片的闪光灯咔咔嚓嚓 ,我微笑挥手鞠躬致谢,完成一套设计师的标准谢幕动作,这是每个服装设计师梦里出现过的场景,回想华丽背后的故事,这一切我受之无愧。

当天纽约歌星Teyana Taylor穿上SYU SYU HAN与NBA球星丈夫Iman Shumpert一同前来观秀,好莱坞明星Mischa Barton在之后的洛杉矶海默艺术博物馆时尚庆典上穿上了SYU SYU HAN的秀场款,此举大胆地挑衅了活动赞助商、奢侈品品牌BOTTEGA VENETA以及在场的其他好莱坞女星们,被媒体誉为无比性感的小黑裙,这些意外的惊喜收获给了我莫大的动力,让SYU SYU HAN的第一次亮相完美收官。所以有梦想就去追,途中一定是荆棘遍布的,但我从不纠结眼前只望着远方美好的终点一路狂奔。

 
   
 

​写下这个故事,提醒所有创业者,重视知识产权问题,保护好自己的品牌,现在”阐述“改名为我的同名品牌“SYU SYU HAN”,我仍在,仍然用我的审美做的不那么大众化的衣服,我用我的亲身经历阐述了我的品牌价值——给所有独立思考坚强自信做自己的女性设计好看的衣服!

最后跟所有“阐述”时期的买家诚恳地说句,抱歉!我没有保护好品牌,违背了当初许给你们的承诺,但新品牌SYU SYU HAN依然延续这个承诺,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鞠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