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U SYU HAN 是由独立设计师 韩绣绣 创立的同名品牌
SYU SYU HAN 是韩绣绣英文名,发音为“修修汉”

   
  天生设计狂 ——她创立了第一个登上纽约时装周的中国电商初创品牌      
 

永远只穿黑白灰三色,烈焰红唇,长发及腰的韩秀秀在照片里给人一种凌厉、霸气、不可接近之感。但与“尤物”见面时,她素颜出场,面容清秀而沉静,让人恍惚这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但在飞快的语速和冷静的思路、完整的逻辑中,我们还是能一窥这个姑娘强势、自信但又不令人反感生厌的一面。

 

 
      天生设计师:幼时给一百多个芭比娃娃设计衣服      
 

“我是个天生的设计师,我从5岁开始就坚定了我要当设计师的想法”。绣绣带着微笑说。

5岁时受一部服装设计类电视剧的启发,虽然幼小,但是她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那就是她想要过的生活。区别于其他孩子的三分钟热度,绣绣在服装设计这件事上展现了巨大的天赋和毅力。她开始着手给自己的芭比娃娃做衣服。“我有了100多个芭比娃娃,高矮胖瘦不同肤色应有尽有。”从小学到初中的寒暑假,她的心思几乎全扑在这件事上面,并且抽空阅读了许多设计师名人传记。她说:“我是一个男孩子气很重的人,爱玩爱闹,爱跑爱跳,但唯有这件事情能让我真正安静下来。”

做衣服需要布料,出了家门口就是一家裁缝店,绣绣的外婆便央求裁缝把碎布头给她留着,一桶一桶地拎回家给绣绣,为她这项浩大的工程“添砖加瓦”。久而久之,她的床边全是一桶一桶的碎布头,这让年少时期每一个来她家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多年后遇见,不论男女老少,无不提及此事。

“时间长了,我那些亲戚全知道了,送我礼物除了芭比娃娃,什么都不要。”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她给每一个芭比娃娃都设计了独一无二的衣服,每一套衣服都有内衣内裤打底,外装则由风衣到西服,裤子,连衣裙,网纱裙,礼服等等,应有尽有。绣绣谈及此事,也不可置信,又自信满满地笑。

“我觉得那可能就叫天赋异禀吧。”

 

 
           从大公司到独立创业:勇敢地逃离流水线      
 

从服装设计学院毕业后,绣绣水到渠成地进入一些大型服装品牌做设计师。这是一份表面非常光鲜的职业,但谈及那几年的设计生涯,绣绣的脸皱成一团,似乎今天还心有余悸:“太痛苦了,每天都想着逃离”。

低自由度、有限的发挥空间让生性自由的她感到巨大的不适应感,为了迎合市场的需要,她没有过多平台展示自己的才华和想法。她用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比喻,把大公司比作一艘航行的船:“这艘船已经太大了,它有舵手在把舵,那就是市场部的人。”

另一个让她无法再继续忍受的原因是,她发现在这艘“远洋巨轮”中,本该是设计的灵魂——设计师的重要性也被自然地抹去了。设计师是服装最直接的创造者,本该与品牌文化息息相关,但是在现代化和制度化的大企业中,没有人关心服装背后的设计师是谁,设计师反而成了默默无闻的小角色。

不甘于屈居幕后,便勇敢地走到台前。她毅然地离开了已经体制化的设计环境。“我是一个倔强胆子还很大的人,我认为这个事情是对的,如果不是这样的,摆在我眼前再好我也能够马上放弃掉,去走另一条路。”

绣绣性格里“自我”这一部分非常强大且独立,它不受任何外界环境的影响,也随时嚣叫着,不能忍受一丝被遮盖的可能性。

亚历山大·王是她非常喜欢的一位美国设计师,但这个野心勃勃的姑娘并不止步于“喜欢”,更多的成分是欣赏与跃跃一试的挑战欲。除却亚历山大·王在服装设计上洋溢的才华,独特的风格外,最让她欣赏的一点则是他在商业上的巧思——采用同名品牌的模式——“他能够把服装品牌和设计师名字完美结合,消费者认识这个品牌,也叫得出这个设计师的名字。”

表面上看这只是对一个名字的坚持,背后则是作为原创设计师的骄傲及其对性格中独立的“自我”的保留与外化,一种清醒的存在状态。绣绣也能够感受到性格中这部分的自己,并且也努力地将这种理念传达给她的受众。

那种无所畏惧的勇气,完整独立的人格,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她在传达品牌文化时最想要尽力表达的东西。

虽然性格上大大咧咧,但是她对两件事情尤其细心与挑剔——文案与设计。一切关于品牌的文案基本由她操刀,就算不是她写,她也会仔仔细细地看过几遍,删改字句,力求传达出SYUSYUHAN的品牌理念——更勇敢地做自己。这个年轻的姑娘把“勇敢”这个词看的很透:“勇敢是很难达到的品质,你偶尔勇敢一次可以,但是要一生都做一个勇敢的人很难。”有时候她也会害怕,“但是最令我生气的,不是未来有多么可怕,而是我面临困难时懦弱的态度。”而她希望她的客户群,同样拥有对面人生任何困难都无所畏惧的品质和决心。

因此,绣绣的设计说明也有些与众不同。

在其他品牌都在写面料,颜色,流行趋势,服装搭配时,她闲然笃定地开始和买家分享自己的生活,设计灵感,及其与衣服相关的故事。这或许源于她对于品牌深深的自信与一套独特的经营哲学:“我不喜欢那种生硬的叫卖式营销,就像你们平台有一句话‘只服务与独立思考的人群’,我的品牌也是这样。我相信会来买我衣服的客户群,她不是偶尔,也不是碰巧,她一定是在寻找她一直寻而未得的东西,所以我只要传达我的故事,传达我自己就好了,让她们冥冥之中意识到,这个做衣服的人,和她们是相似的。”这种情感上的共鸣,才是她留住客户的经营之道,也是她更加熟悉,舒心的交流方式。

 

 
            做了我的衣服,回家连孩子都抱不动      
 

绣绣对于自己在设计和制作方面的要求的形容词是“非常变态”。从创业初期到现在,换过好几家工厂,经过她严格筛选和在残酷的“淘汰制”生存下来的,只有两家。并且这两家工厂从未停止和她抱怨“你的衣服太难做了”。与工厂之间的磨合,是让她最心焦的,但也充满了种种趣事。

买家收到衣服时,常常发来“衣服质量真好,分量好重”的反馈。“第一,质量好,说明我的工艺一定比别人复杂。”她的衣服要求看不到任何的打边线,要么用面料拉了捆条,要么打好边后再翻折一次做成来去缝,这给工厂增添了许多繁复的工序。“第二,衣服很有分量”,由于风格和版型偏大气,每件大衣的用料都达3-4米,一个工人拿着这么多的布料,干一会儿就要休息,有的工人告诉我,工作了一天,下班回家,他甚至抱不动孩子。

SYUSYUHAN的服装充满了设计师的灵气,款式独特,造型多变,一反常规的陈词滥调,这给制作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别人的袖子可能是从左边上去的,我的可能就是从右边上去,一个不熟悉工序的新工人翻来翻去,可能最后连他自己也翻迷糊了。”绣绣露出调皮的笑容。

衣服难做,创业前期量又不大的困难后来慢慢被克服,工厂抱怨虽抱怨,衣服做出来以后还是会欣喜地告诉她:你的衣服难是难做了点,可做出来,是真的好看。这总让和工厂打完“车轮战”的绣绣感到一丝欣慰。

在设计上,SYUSYUHAN的原则也从不动摇。“我只会做漂亮的衣服,我自己想穿的衣服”。

绣绣偏爱黑白两色,她的设计也采用大面积的黑色。黑色本身是个意味很深的颜色,不同的制作和量裁传递出不同的气质,它可以很摇滚,叛逆,也可以很优雅高贵。SYUSYUHAN的设计把黑色挖掘地淋漓尽致又不失偏颇:冷酷的黑显得非常强势,透露着穿着者不言而喻强大的气场;但通过不规则的剪裁,夸张的裙装设计,在硬朗的直线中加入柔和简约的曲线,凸显女性的曲线感和她们与生俱来的妩媚与温柔。“强势的大女人”气质既低调,又张扬。

 
   

(SYUSYUHAN女装,模特为外模Appoline Rozhdestvenska)

 

   
 

她常常和身边的设计师提出:画图之前你就得想一件事情——这件衣服做出来,你会不会愿意穿。如果连你都不愿意穿,那就趁早连图也不要画。在与业界交流时,她常常有这种困惑“他们讨论的都是这件衣服的版型,制作的工艺,结构和架构。难道就没有人关心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吗?”,她满脸迷惑:“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造一栋经过算式严格计算的房子,而不是在设计衣服。”

对细节的坚持总能得到回报。2016年,SYUSYUHAN登上纽约时装周,在浮动着时尚气息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Mischa Barton 与Teyana Taylor等女星穿着SYUSYUHAN出入活
动与秀场,这可以说是对SYUSYUHAN即将推出的高端品牌的一大肯定。

 
   

                                                                                             SYU SYU HAN在纽约时装周

Mischa Barton(左) 与 Teyana Taylor(右)等女星穿着SYUSYUHAN出入活动与秀场

   
 

绣绣说,成立高端品牌初心也很单纯,就是想看看自己的设计才华和审美能不能在不受市场等其他任何因素的影响下,被专业认可,被大家认可。“设计师的审美从来都是第一位的,是品牌之本。有人说我是电商,我向来是否定的,我和他们解释:我是一个设计师。虽然我的店开在线上,可是我做的是设计师的事情。”SYUSYUHAN新款出品向来都是一个个完整的设计系列,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孩坚定地走着风格化的道路。

品牌做起来后,要担忧的事情也多了,比如线上平台抄款现象严重。对于这种现象,绣绣是有些“愤青”的,她天生公正感极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对于不公平正义的事情极其厌恶,她自我总结为“设计师的脾气”。对于抄袭者,她无暇以顾,“品牌要上新,要售后,要发货,我几乎没时间去找他们理论或者打官司。”时间久了,她甚至换了种苦中作乐的思维“最起码这说明,我们的设计比许多人的优秀,这也是一种变相的肯定。”但是对于某些制度和商业生态环境中对于抄袭无下限的包容度,她感到十分气愤.

“但是我并没有对线上销售失去信心,只不过我会寻找更合适,更安全的平台。”绣绣给了这个时代下占据主流趋势的电商经济以信心,也为SYUSYUHAN规划了更长远的路。

 

编辑/卢奕贝 采访/杨姗姗

 

返回顶部